三年写了两本书,这是我的时间管理实践

“听说你出了两本书,说说你现在是什么感觉。”

“感觉啊,感觉就像是坐了三年牢,终于放出来。”

2019年2月,我的第二本书在京东上架。至此,历时3年的写书计划圆满落下帷幕。

在这三年里面,我经历了情绪的起起伏伏,我实践了多种不同的时间管理方法——有效的,无效的,前期立竿见影却后劲不足的,前期效果一般但越用越顺手的……并成功找到了最适合自己的方法。

在这里,我想把这三年的经历写出来。权作为这两本书的结尾。这一篇,讲讲我的时间管理实践。

你爷爷是写过书的人

与出版社的接洽事宜略去不谈。

书第1,2章的撰写工作非常顺利,因为新鲜感和热情都在。我晚上做梦,也常常梦到——当我老了,我会对我的孙子说,你看,这是爷爷年轻时候写的书。

于是这个阶段,不需要任何的时间管理方案,只要有空闲时间,自动就会去写。生产力max。

约稿合同规定的写稿时间将近一年。如果我一周写完一章,那么写完13章,只需要3个月的时间。所以,不着急。

然后我的生产力就丧失了。

第一波热情消散以后,就不得不依靠一些时间管理的手段来维持自己的持续产出。

精确到小时的枷锁

“我现在手上有10个Offer,凭什么我要离开成都千里迢迢来北京,进你们公司?你们钱给得也不多,又是小公司前途未卜,北京房价还那么贵……”

“我们不相信996,我们只定Deadline和目标。任何时间到公司都可以,任何时间离开公司都可以。我们公司隔壁,有至少400个单身小姐姐……”

“你不用说了。我下个月就来上班。”

假设我每天10点半到公司,18点下班,那么剩下的时间,可以充分利用起来完成我的书。我需要制定详细的时间计划。

时不我待,时间管理是一个必需要立刻做起来的事情,于是我拿出手机,使用自带的提醒事项订好了每天的计划:

  • 1月7日,9:00-12:00,完成第三章第1、2节
  • 1月8日,13:00-17:00,完成第三章配套示例代码的编写。
  • 1月9日,18:00-23:00,完成第三章第3、4小节的编写。
  • 1月10日,9:00-11:00,……

1月7日-月14日,一周的计划满满当当,有条有理,嗯,一本满足。

1月8日:

某君:青南,听说你提离职了?你不知道HR小姐姐可伤心了,她说要请你吃饭。
我:毋需多言,只需要告诉我几点钟在哪里。

1月8日的任务没有完成。1月9日周一需要完成1月8日的任务,可是周日的计划是一整天,周一号并没有一整天的空闲时间,那么一部分任务需要排到周二,原来周二的任务又要排到周三……

1月10日,尝试待办事项计划,半途而废。

有限度的自由

事实证明,通过制定时间表来规划任务,现阶段对我来说还不太适合。由于这是我第一次写书,时间并不能很好的把控。一旦其中一个时间段的事情没有做完,必然会影响到下一个时间段的任务。一个任务的时间延迟,后面全都得延迟。越堆越多,计划崩溃。

于是我花了一整天的时间来思考这个问题,如果我其中一个任务耗时超过预期怎么办?我应该提前终止吗?提前终止之后,先去完成后面的任务,等一天的安排都做完了,晚上再回过头来做上午没有做完的任务,这样可行吗?

我得出一个结论,如果使用通过制定时间表的方式来安排,那么这是不现实的。

这个时候,我遇到了一个App,Todoist。它的出现让我眼前一亮。Todoist也是一个待办事项工具,但是它有意弱化了提醒的功能。

这就给我了一个提示,如果我完成任务的安排是以天为单位,只需要确定一天要完成哪些任务,会不会安排起来更加灵活呢?不用精确到小时这个粒度,只要能把一天的任务做完,具体几点做都没有关系。

于是我继续用第一本书的第四章来实践这种计划方式,如下图所示。

实时证明这是一种行之有效的办法,因为自己的行为不再被限制到小时里面,整个人突然之间变得自由了。于是第四章非常顺利地在一周内完成了。

如果用小时为单位来规划任务,会把任务限制得太死,那么就以天为单位吧。

依赖、优先级、整体

通过书稿的第四章和第五章的练习,我发现了另外一个问题。如果每个写作任务都是单独的,用Todoist来安排自然是够了。但是,倘若不同的写作任务之间有依赖关系,有优先级。这种情况下,某些任务就比另一些任务更重要。而我完成各个任务的过程,就出现了依赖关系。如果我需要在一个月内写完3章,那么哪些章节先下,哪些代码先写,哪些步骤后做,自然就需要特别重视起来。

说到优先级,说到依赖关系,我立刻想到了甘特图。

正好书稿第九章的撰写工作存在不少依赖关系,那么我刚好可以通过甘特图来规划一下。

通过在甘特图上面安排任务的过程,我明确地知道了哪些任务需要先做,哪些任务随时都可以做。哪些任务依赖于前面的任务,哪些任务被其他任务依赖,因此必需按时完成。

第九章在甘特图的帮助下,非常快速地撰写完成了,时间与计划一天不差。此时是2月20日,距离前往北京,还剩4天时间。

小姐姐们,我来了。

别跟我说话,我的番茄正在滚动

新的风暴已经出现,怎么能够停滞不前。

入职当天中午,我拒绝了老板的吃饭邀约,这个时候哪里有心情吃饭。先去公司隔壁看看。

啊,真的几百个单身小姐姐……或者说……小妹妹???

和平里第四小学???

好了,现在我可以心无旁骛地写书和工作了……

化失望为力量吧。把力量注入到写书和新的工作中。

码字:“在使用mitmproxy的时候,我们可以通过……”

思绪:“妈的气死老子了,我远赴他乡,离家几千里是为了什么……不行不行,思绪拉回来,继续码字.”

码字: “我们可以通过Python来自定义mitmproxy的行为,从而实现……”

思绪: “我还是咽不下这口气,老子被骗了……啊啊啊不能想不想想,专心工作!”

……

现在完全不能专心写作,写着写着就会想到其他事情上去。

“咚、咚、咚,小哥哥要不要吃番茄?”

“吃番茄?好啊。”

等等,番茄?啊,不如试一试番茄工作法吧~

于是,我开始使用番茄工作法。

现在的状态,坚持写书一小时都不容易。那如果只坚持25分钟呢?然后专门拿五分钟来想各种奇奇怪怪的事情。然后再写25分钟。然后再拿5分钟来做其他事情。

果然写书的效率高了很多。

于是,在甘特图、Todoist,番茄工作法的帮助下,转眼到了2017年底。

第一本书已经交付给了出版社,而我也早已经走出了失望的阴影。

第一本书的审核周期将会长达一年(为什么我会提前知道?)。而在等待的这个时间窗口里,我去了另外一家公司,并开始了另一个计划。

晚上跟我一起加班吧?不,我要回家写文档

就像阳光穿过黑夜,黎明悄悄划破天边。

在新的公司里面,我遇到了P酱。P酱想跟我学数据库,于是我开始写数据库相关的文档。

在写第一本书的过程中,我发现通过写书,把知识系统梳理,对自己有极大的好处。于是,数据库的文档,我也用写书的标准来分篇章撰写。

“师傅,晚上跟我一起加班吧?”有一天P酱过来跟我说。

“不行,我得回家写书。”

第一本书的撰写经验告诉我,在时间管理中,三点一线并不一定是不好的东西。我已经养成这样一个生活节奏:

  1. 早上7点起床,写1小时,去楼下买一根煮玉米
  2. 写到10点,上班
  3. 18:00下班
  4. 18:30写到23点
  5. 睡觉

经过几个月每天养成的习惯,现在每一个动作,都变成了条件反射,时间到了,自动做这个事情,不需要特别用脑袋去想,不需要特别去关注时间。

看起来和之前尝试的时间表很像,但是效果完全不一样了。通过习惯来管理时间,于是时间就不用特别管理,因为它自动就被管理了。

但是弊端也很明显,就是有一天没有按照这个固定的习惯做完,就会浑身不舒服,感觉少了什么东西。所以为了不打断习惯,我拒接了很多的邀约。

后来P酱成了别人的女朋友。

you walk, I walk.

失去P酱以后,另一个出版社找到我,问我要不要再写一本书。我想到了之前写给P酱的文档,于是就同意了。

此时已经是2018年4月,我前往了杭州。机缘巧合认识了和P酱长得非常像的H酱。

有一天,H酱问我:“听说你在写书,你能把我写进你的书里面吗?就像Jack和Rose那样。”

我:“我这是技术书,不是小说。而且Jack是画家,我书看得多,你不要骗我。”

H酱:“那你的书还剩多少啊.你写完了我请你看电影吧~”

我:“无功不受禄,为什么要请看电影?”

H酱:“因为这样我就可以让你送我一本啊~”

于是,在H酱的激励下,我的第二本书很快就完成了.

当有一个正向激励,那么什么时间管理技巧都不重要了,因为你自己就成了一个永动机.

尾声

上面只是段子,真正的原因实际上是因为我是一个费曼学习法的实践者,我相信只有我把别人讲懂了,才能说明我自己学会了。

事情起始于2016年。那时我已经在极客学院开设爬虫视频课程。在视频课程的录制过程中,我发现我对爬虫的开发经验来自于多年的工作积累。虽然能够处理各种问题,但当我给新人介绍的时候,却不能很清晰的把我的思考过程表述出来。这反应出我对这门技术的掌握却不够系统,条例不清。

而彼时,人民邮电出版社教育分社恰好找到我,希望我能够出版一本爬虫书,用于作为高校的爬虫教材。于是一拍即合,不仅能够完成对我自己知识的梳理,还能顺便出版一本书。

于是,我开始写我的第一本书。

不止一个人问我,写书很赚钱吗?

实际上写书不能赚钱,而且费时间费精力,在这个过程中作者需要放弃很多东西。如果要说最大的收获,那就是作者所写的内容,会给作者的认知更上一层楼吧(笑)。

好了,下一篇文章,我将会讲到这三年里面,我内心的痛苦挣扎。

谢乾坤 | Kingname wechat
第一时间获取最新文章更新,请订阅我的微信公众号:未闻Code